作者: 三妹(小謝)謝雅情

94年間為了把幼兒音樂教育推廣到內地,於是奔走於各大城市,從上海、無錫、江陰到南京,又飛到溫州、瀋陽,二姊覺得很有趣也想了解一下大陸市場,於是特別從美國飛過來陪我巡迴了將近一個月,當我們走到瀋陽,晚上看著電視(這是了解當地民情及發展狀況最好的管道),節目中剛好介紹瀋陽的溫室有機農業,看到那一條條整齊劃一又鮮美的瓜果,兩人對看了一眼,嗯….那就是我們要的。

這一夜曇花一現,四姊弟圍在曇花邊,等待這令人興奮的一刻。   (民國62年)

從小不知為什麼,四個小孩都很喜歡種植,但礙於爸爸是小學校長,讀書還是最重要的,在那個時代孩子課餘都要幫父母忙農事或做手工,我卻習慣也樂於在舞蹈班跳舞、龍眼樹下和弟弟練小提琴,或是把聽到的音樂直接從琴鍵上彈出來,造就了我對音樂的愛好,然而另一方面我們家有一大片庭園,每當我們看著植物成長時總有說不出的喜悅,甚至會去別的地方挖寶回去種時,媽總會說:「書不去好好讀,那麼喜歡種,以後是打算要去當農夫嗎?」言語中就是不願意我們最後變成那卑微的農夫,不過台語不是也有一句話說:『越怕越中』,從小埋下的種子現在終於萌芽了。

為什麼我那麼喜歡整齊劃一的東西,因為72年到75年間我曾經披上戎裝成為中尉教官,台、澎、金、馬、東引、烏坵甚至高登、亮島、大二膽都有我的足跡,我也參加過兩屆的國慶閱兵,不管是我們木蘭隊、三軍官校或是憲兵機車連的機車,都是整齊劃一的穿越司令台,所以我喜歡我種植的植物都能標齊對正,根據植物的各種特性往我預設的方向成長,而另一方面我又因為藝術的要求,所以讓植物的植株往上爬上瓜網以後把果實垂下來,於是小蕃茄園一串串的果實就像葡萄園一樣,綠色的葉子加上紅通通的果實,再聞到番茄特有的香味,保證能滿足你所有的感官。

人能夠標齊對正 植物當然也可以

福祿貝爾是第一位把幼兒讀的學校定名為『幼稚園』的教育家,原名是『Kindergarten』,他把學校比喻為花園,小朋友是花草植物,而照顧的老師就是『園丁』,我當了20幾年的園丁,從帶班老師、專任幼兒打擊音樂教師到園長,一人分飾多角但也從不離開『園丁』這個職務,直到有一天發現農委會舉辦「園丁計畫」,我立刻報名參加,而且真正開始務農,成為貨真價實的『園丁』,我想農委會應該頒獎給我,因為國家花這麼多的經費來教育有興趣的人下鄉務農,真正從農的沒幾位,雖然對一些老農民來說我應該算是很菜的菜鳥,但就學習來說一張白紙是最好敎的,吸收速度也最快,而且我不會受到慣型農法的限制,直接從有機栽培學起,找出最自然、無污染、以菌治菌的方法,即使不噴農藥也有好收成喔!

從事教育工作要戰戰兢兢的,因為一不小心觀念錯誤或作法不正確,都會造成孩子一生不可抹滅的影響;而種植植物何嘗不是,只要稍有疏失就『死給你看』,所以不但要小心翼翼的,而且要每天關懷、讚美它,還要唱歌給他們聽,這樣長出來的果實才會甜美又充滿能量喔!( 進入謝謝農場 )

大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